Home 日本動漫心得相關ACG心得雜談 【雜談】紡ギ箱-紡之箱內故事與內容翻譯整理

【雜談】紡ギ箱-紡之箱內故事與內容翻譯整理

by 儀儀
145 觀看人數
紡ギ箱

紡ギ箱 除了是個轉蛋之外
作者還設定了一個完整的原創故事IP

作者推特:https://twitter.com/Yoshi6054

而故事都附在轉蛋內,破碎的訊息讓購買的人慢慢去還原整個故事

紡ギ箱~第1節~

紡ギ箱~第1節~

延伸閱讀:開箱心得介紹【開箱】轉蛋-SO-TA 紡ギ箱~第1節~

這次的故事共有3篇,分別是對應三款模型裁人、智人、布敦( 咎器 )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UfJF8FL.jpg

共通章節

所有故事的正面上半部都是一樣的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Dj6TtQi.jpg

宛如沙漏般相連的兩個怪異之地
獻上自己的良善與罪孽( 咎),人們所居住的『 ミヤコ』(古都)
由奉獻的罪孽( 咎 )核心中誕生,異形們生活之地 『ハコニワ』(箱庭)
古都向箱庭奉上性命,箱庭則在淨化靈魂後將其返還古都
這個循環維持著永世的平衡
身為接受罪孽(咎)的箱庭突然發生了異變,不僅是罪孽(咎),連古都的住人的靈魂都取走
循環失衡、持續被奪走靈魂的古都漸漸衰退,瀕臨滅亡的危機

備註:這段文字有趣的地方在於”咎”
這個可以被翻作罪孽也可以當成咎器(布敦),從後續的故事看來應該是指布敦,但又像是一種能量

紡ギ箱~第1節~
布敦

沙漏般的世界,上面是箱庭,下面是古都
作者說過仔細觀察裏頭有許多提示

從最近公布的動畫片也看得出來所言不假

圖片

圖片出處:https://twitter.com/yoshi6054/status/1359736851016208385

裁人篇

正面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Kve8Bea.jpg

「裁人」
為了維持箱庭的秩序而被製造出來的存在
從毫無罪孽的布敦中變異出來的稀少存在
箱庭內只存在13隻個體
其機能與普通的咎人無法相比
在寬廣的箱庭之地只有13位要守護所有、以及將有意破壞箱庭的對象摧毀
雖然應該不存在只遵從被賦予的命令的存在…

背面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oDRVDPV.jpg

異界之鳥

01
我,作為箱庭的守護者
破壞秩序的人、異界來的侵入者
一切都由我來守護
這.就是我的使命
第十三號機.王之劍
02
我在,思考
我的使命,守護、排除….
破壞,被命令去破壞
為何?王會期望破壞那些應被守護之物
為何?王會期望破壞作為容器的智人
為何?
為何、我會抱有疑問的想法
瞬間我停止了
對象,破壞無法執行
任務,失敗。
…我的使命,是什麼?
03
依照王的願望,樹被破壞了
很多的樹,破壞了
很多的咎器被殺盡了
很多的守護者失去了使命
缺少腳的咎器,在我面前跌倒了
我的使命,王的願望。
破壞掉樹…破壞…咎器……
我,壞掉了…
–我,將咎器帶去了遠方
使命。我的使命。守護箱庭的所有人
這就是,我的使命
04
缺少腳的咎器。連走路都沒辦法做到。
但是,他還是在旁邊動來動去
用小小的手,爬上我的背,玩了好一陣子
我,我想這是我珍愛的時光
缺少腳的咎器,用雙手抱著
睡覺時安穩的呼吸,感受到的溫暖,都是我喜歡的
我,許下了要無論何時都要跟這咎器在一起的願望
我,許下了這時間能持續到永遠的願望
發現了頭的上空有陰影
我,仰望上空
不知名的鳥,在天上飛舞著
啊啊…如此的美麗
我,沒做思考就將手伸向天空
一瞬間,天上的鳥發出一道激光
就在此時,我懷裡的咎器被破壞了。
05
我,思考著
刻在我心裡的那段時光,跟那孩子相處的時光
那孩子的溫暖
已經回不來了,那個我心愛的孩子
我的心中有東西湧現出來…
這就是,黑闇。
黑暗,不詳的黑闇
內在,外表,都被侵蝕了
啊啊,與箱庭的連結,被切斷了
而我,捨去了作為守護著的一切
再也不聽從任何人的指示,僅追尋心中不斷湧現的感情行動,那份漆黑的感情而行動
我的牙、我的劍、我的尾,用上我的一切,勢必將那隻鳥–
從異界而來,令人憎恨卻又如此美麗,將那個兵器給根絕
除此之外,都無所謂
吶,異界之鳥啊
人們,是這樣稱呼我的吧?
—復仇者喔
圖片

這邊補充
作者曾經有開賣過「黒裁人」跟故事圖的最後一張一樣
是個專門獵殺燕巫女而設計的裁人

智人篇

正面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zDc8iaJ.jpg

繼承創造出箱庭系統「繼人」的"創造"能力
但無法使用力量,若不將作為原動力的罪孽( 咎 )封入首飾的話身體便會逐漸崩壞
是箱庭中最為虛弱的存在
由於某些理由在箱庭的世界被覬覦著其性命

背面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qZalWZE.jpg

智人的回想日誌

-Log_0017.mry
今天走了一整天,但還是毫無收穫。從醒來、走出搖籃開始,已經過了多久了呢?
完全不知道那傢伙的行蹤,連個目標也沒有。砂礫的景色綿延到地平線的另一端。
這荒野到底延伸到哪裡呢?思考著這個問題時,赫然發現從地平線的那端隱約有數隻青黑色的機體,筆直地向這裡走來
是裁人…!
我急忙地用岩石做了個壕溝,藏身其中
……耳邊傳來他們接近了的聲響。
我很害怕,緊握著項鍊,祈禱著不要被他們發現。
裁人們大概在壕溝周遭徘徊了10分鐘,最後似乎因為沒找到我,而不知道飛去哪了。沒被發現,我鬆了一口氣……
今天已經累了,就這樣在壕溝裡休息。
如果旅途還能夠繼續的話,總有一天會和那傢伙相遇的吧…?
-Log_0038.mry
被裁人們追逐、無法好好休息的日子依然持續著。總之,今天想找個能夠安心睡覺的地方…
但是,裁人明明是守護箱庭的存在,為什麼要追殺我呢?
不僅如此,裁人們為什麼要無差別地將箱庭的生物殺害、毫無意義地燒毀樹木呢?
就像是,要把箱庭破壞殆盡似地。
……在我睡著的時候,裁人們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我還在的時候,明明不是這樣的。
……要快點和那傢伙見面。
-Log_0203.mry
今天在森林中,發現了十分罕見的東西!那就是…在暗處發光的花朵!
起初以為是普通的花田,隨意地眺望著,我就這麼睡著了…
當我驚醒的時候,周遭已開始變得昏暗。
要趕快找到今晚休息的地方…!我這麼想著,凝視四周,卻發現眼前的花田似乎正在發出微微的光芒
夕陽越是西下,那光越是強烈。於是,在落日完全沒入後…宛如星之海般,四周變成幻想世界似地景色。我就這麼忘了時間,著迷似地盯著眼前的光輝。
…如此壯麗的景色,好想跟他一起看啊。才一這麼想,胸口就苦悶了起來。
明明有感覺到甚麼想一傾而出,喉嚨卻被緊緊拽著,連聲音都發不出來。
這份感情是……?到底該怎麼做我也不知道,只能獨自承受痛苦,明明希望有誰在身邊陪著,但我周圍誰也沒有。
在浪濤拍打的海中央,我握著從他那裏得到的項鍊,一個人捲縮了起來。
-Log_0204.mry
是誰在撫摸我的頭 是誰擁抱著我 是誰唱著溫柔的歌
那個人,是誰呢?不認識的人,但是,感覺是非常地溫柔、相當溫暖的人……
--今天也夢到那個夢了。從我有記憶之後偶爾會夢到這個夢。在不知道的街道、跟不知道的人在一起的夢,不知為何有股懷念的感覺。但,連沉浸在夢的餘韻的時間都沒有,裁人出現了。
我緊急創造了壕溝,但已為時已晚。裁人的眼已經捕捉到我了。身體反射性地,跑進了森林的深處。
枯枝與草叢絆住了我、跌倒了無數次,我依然拚死地逃跑著。
我知道,裁人在我身後緊追著。裁人打算把我破壞掉,他舉起了劍,於是--
我跌落了山崖。
-Log_204-2.mry
從那麼高的懸崖上摔下來,我竟然沒事。裁人們似乎還在上頭尋找我的蹤跡。
但,不論怎麼逃,裁人們都會追著我到箱庭的盡頭。
不過像這樣來回找著,他們也找不到我。那麼,乾脆將計就計--
此時,我注意到有誰正在呼喚著我。身體像是被吸引般往聲音的方向前進。
跟隨著聲音的源頭,眼前出現的是一座巨大的石造建築。看起來是個古代遺跡。
正當我還在困惑要從哪裡進入時,我發現了牆壁上有個小小的洞口。
我從那裏潛了進去。
昏暗的遺跡、寒冷的空氣刺痛著肌膚、靜到連自己腳步聲都異常清楚。
連腳下都看不清楚,感覺會跌倒啊…這麼想的同時,項鍊突然開始發光了。
明明至今從來沒有亮過,我嚇了一跳。仰賴這道光芒持續探索遺跡內部。
越踏往深處,呼喚我的聲音變越加清晰。
於是我找到了--
無比巨大的,人形兵器。

文中無比巨大的人形兵器是『虛人』
作者有打算製作戰力最弱的智人與戰力最強的虛人一起冒險的遊戲
明年已經確定要開始製作了

虛人的比例尺介紹

虛人的造型設定:https://twitter.com/yoshi6054/status/1196142612194848768

布敦篇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P8DrPVX.jpg

罪咎的記憶

這裡是,集中無數罪孽之地。
--為了製作完美的世界,將不需要的感情集中之地。
取出靈魂吧。
去除混濁、成為純潔無垢的靈魂吧。
要在這秩序的世界生存的話,就必須壓抑情感。
啊啊,滿溢出來的悲傷們啊。
現在,就請在我身中靜靜地沉睡吧。
直到甦醒之日的到來--

【強欲】
好想要。
好想要、好想要……
我不斷地渴求。
這個完美的世界,應該沒有不足的東西。
但,我並不完美。
我,有著不足的地方。
好想要。
他人持有的東西,不管是甚麼看起來都相當完美。
我所擁有的東西,不管是甚麼看起來都相當遜色。
啊啊,我要如何將這個空洞給補起來呢?
神啊,天之光啊
若是被眾人崇敬、而降至天際的您的話
是否能將我的空洞給填補起來呢?
我渴求您。
我將手伸向您的光芒。
好想要。
我想要您的光芒。
但,是不是連神之光都無法將我的空虛給填滿呢?
【嫉妒】
我們沒有什麼太大的不同。
誕生於優秀的家系、有著出眾的能力,
並有著相對應的地位。
然而,是從哪裡開始有差別的呢?
當我注意到的時候,你已經走在離我好遙遠的前方了。
無論我如何奔跑、如何伸手,已完全搆不著了。
我們,明明應該無論何時都要在彼此身旁。
--那麼,你不能來到我的身邊嗎?
我持續向你招手。
直到,你再次與我比肩之日。
但,那天永遠不會到來。
你留給我的,只有空無一物的屋子,
以及整面牆的紅色憎惡話語而已。

【憤怒】
火炎啊,將一切奪去吧。
讓那些蹂躪那孩子的人們,知曉我的憤怒。
比起在這裡生存的任何事物,
那孩子擁有著更為純粹且美麗的靈魂。
--只是,那孩子的身體對於異界的爭端相當脆弱。
為何僅僅如此,就必須冠上一族之恥而嗤之以鼻呢?
為何,連性命都必須要奪走呢?
火炎啊,不斷迴旋吧。
讓那些人們知曉我的悲傷。
在我這副被稱作是救世主的身軀上,
刻上咎人的印記。
我並不後悔。
我的正義並不是為了古都。
在這世界上,並沒有我們追求的理想鄉。
那麼,就一起墮落吧。
火炎啊,燒至天上吧。
將我們送到咎人的監牢。
那個監牢,肯定就是我們的理想鄉。

紡ギ箱~第1節~異存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B79y2Gd.jpg

延伸閱讀:開箱心得介紹【開箱】轉蛋-SO-TA 紡ギ箱~第1節~異存

共通章節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bgyXZil.jpg

這份文獻,大概能夠描述我們的靈魂被製作成咎器的過程吧。
雖以未知的語言記錄著,但似乎與我們使用的文字有相似之處呢。
讓人很感興趣……
為了能夠解讀接下來的文字,搞不好能夠成為打破這絕望的狀況的關鍵。
大概只有那個人能成功解讀這份文件吧?
在被他們找到之前,必須盡早將這份資料交到那個人手上--

-截自自殺的學者手記

補充資料: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Ko1w1dv.jpg

從官方給罪小箱裡拿到的對照表來看
受胎圖是由1點鐘方向開始從人魂轉變成布敦的過程
但4個角落的文字目前
宣傳動畫也可以看到大樹的樣子

裁人篇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GDBuJW0.jpg

裁人之墓

守護箱庭秩序的13位裁人,是僅以極少的數量便能守護廣大箱庭的強大存在,幾乎沒有被外敵攻破的事情發生。
由於原本是人類的靈魂,與不壞到極限就不會死的咎人不同,那份摩損之劇烈,大概五年靈魂便會消磨殆盡,停止活動。
而終止同步這些快要迎來盡頭的裁人的戰鬥紀錄、情報等等的,就是裁人之墓。
這些戰鬥紀錄會與箱庭同步,並傳至更強更新的個體上,這份輪迴便是裁人強大的原因。
能夠踏入這裡並出手干涉的只有身為創造主的繼人及繼承那份力量的智人。

圖片
作者推特上的大圖看起來非常壯觀

大圖出處:https://twitter.com/yoshi6054/status/1447129786325745668

智人篇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N4vEPUN.jpg

虛構遺跡

由智人領導、隱藏在箱庭裡被封印的遺跡。
最深處的長槍貫穿著的,是過去將世界毀滅、為了維持世界的存續不得不分為兩個的罪魁禍首,災厄的兵器「虛人」。
其槍為繼人所製造的、能將虛人封印之力之物。在繼人與虛人的激烈鬥爭後,終將止住虛人的活動,從遙遠的過去到現在還在持續地「扼殺」。
這個遺跡本身是為了抑制虛人而建造,以箱庭跟古都分離之前的技術所打造而成。
度過了漫長時光、彷彿時光停留在過去的遺跡,似乎與智人體內所埋藏的首飾起了反映而且除了封印,甦醒的他與智人展開了彼此互相熟悉、逐漸變得親近的故事。

延伸閱讀:作者推特裡「虛人」的設定圖

布敦篇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A7Q7qcM.jpg

咎樹
以巨大樹木為原型,從古都吸取靈魂、生成咎器『プトゥン』(布敦)的建築物。
主要的工作是去除掉靈魂中不需要的記憶與人格,將其抱持的最強烈的情感轉換成「咎」,並植入器皿之中。
為了根除箱庭不需要之物,由繼人改造成現在的模樣,除了極少數的個體外、幾乎不可能被破壞的堅固。
咎樹必定需要一個佩敦「ぺトゥン」,負責執行管理布敦、保護,將缺陷品丟棄等等的工作。
為了將類似咎樹的人格能夠自由活動,將其植入名為”佩敦”的容器之中。
佩敦與布敦一樣,基本上沒有死亡的概念。
過去有為數眾多的咎樹,也有複數個佩敦,但在繼人失蹤後被人型兵器破壞下,目前僅剩最後一座殘存著。

補充說明: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xABGCwm.png
這篇主要在述說大樹的故事


「ぺトゥン」目前沒有漢字名稱暫時翻成佩敦
「ぺトゥン」佩敦作者之前有開過模型通販:
https://mobile.twitter.com/yoshi6054/status/1236275438873272320
最新的宣傳動畫也有登場

ツミコバコ 罪ノ庭に実ル命(罪小箱)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eFRMmyN.jpg

延伸閱讀:【開箱】轉蛋-SO-TA ツミコバコ 罪ノ庭に実ル命(紡ギ箱外傳罪小箱)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Ko1w1dv.jpg

由箱庭語寫成的神話
與後面日文50音對照表才能翻譯成日文
這樣就能讀懂裡頭的神話故事一共有5篇神話故事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9VyXj5F.jpg

第一篇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D5nhQla.jpg

古の時代 人、神に抗えり
だが、身の丈に合わぬ力 世界を破滅へと導かん

遙遠的古代,人類,反抗神明
但是,與其身不相合之力,將世界導向破滅

第二篇

人、自らの過ちを認める
神、世界をミヤコとハコに分け過ちの
根源たる人の悪しき感情をハコニワに捧げたり

人類,認知到自己的過錯。
神,將世界分成古都和箱庭
作為罪惡根源之人,他會將邪惡之心奉獻給箱庭。

第三篇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uYRm3yY.jpg

咎を捧げしミヤコ 平穏は保たれん
しかしハコニワの闇より産まれし異形 ミヤコを蝕みたり
異形に奪われし魂 異形と化すなり

獻上咎器的古都,維持著和平
但是,從箱庭的黑暗中誕生的異形,持續侵蝕著古都
被異形奪走的靈魂而化為了異形

第四篇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WWSfMxO.jpg

古の衣を纏いし者 此れ即ち 異形と成りし魂を救済するものなり
ミヤコより選ばれし巫女の役目

身著古代之服之人,即為,拯救成為異形的靈魂者
是從古都中所選出的巫女

第五篇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hU2VQFR.jpg

取り戻せ 奪われた 我らの 同胞を
齎せ ミヤコに真の平和を
選ばれし巫女よ ハコニワの闇を晴らし 世界を救い賜え

奪回 被奪走的 我們的 同胞
實現 古都真正的和平
被選上的巫女啊 將箱庭的黑暗吹散 拯救世界

第六篇(隱藏章節)

看似一幅光明與邪惡對抗的圖
巫女身上卻有用血寫著的字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ZfzeB85.jpg

私達がしていることは
救済なんかじゃない…!
こんなもの、全部ウソだ!
器になんかなりたくない…!
嫌…嫌よ…嫌…嫌だ!
嫌だ…嫌だ…嫌だ…!嫌だ…!
嫌だ…! 嫌…だ……!

我們所做的一切
才不是拯救…!
這些東西、全都是虛假的!
才不想變成器皿…!
不…不要…不…不要啊!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不要…! 不…要……!

紡ギ箱~第2節~

延伸閱讀:轉蛋-SO-TA 紡ギ箱~第2節~模型開箱與故事翻譯

共通章節

所有故事的正面前面都是一樣的內容

不僅是咎器,箱庭(ハコニワ)宛如要吞噬所有住在古都的人們的靈魂。
因此,古都的人口急速地減少。
瀕臨滅絕的古都所留下的最後手段。
那便是前往箱庭將被奪走的靈魂強行回收。

古都人的靈魂,通常在入侵箱庭後會被強制轉移到咎樹去。
為了避免這種狀況,他們將靈魂轉移至人偶上,並將對箱庭有抵抗力的人稱作「燕巫女」。

成為燕巫女的條件現在還有很多不明白之處,
但唯一的共同點是他們都是少女。

對古都來說,他們相信燕巫女是靈魂的救贖,因此大部分的巫女都有為他人著想、正義感強烈的傾向。

但是,為了要將被奪走的靈魂回收,必須要破壞靈魂過濾裝置「咎器」--

燕巫女アデラ

「アデラ」(阿黛拉)
雖誕生於並不是巫女輩出的家庭,卻比其他燕巫女的相性更加完美,被古都人尊為救世主。
阿黛拉當上燕巫女之後,生還率飛躍性地提升,周遭也相當信賴。
甚至,其能力強大到被允許能夠單獨行動。

擅長遠距離射擊,並擁有一擊就能將周遭一帶化為焦土的火力。
在奪回靈魂的名目之下還藏有「某個目的」而暗自活躍著。

早安,今天天氣真好。
這樣的日子讓人很想去曬曬太陽,但媽媽有身為巫女的例行公事要忙。
不過,光講工作上的事很無聊吧,唔…今天來聊聊媽媽以前的事情好了。
在媽媽誕生以前,我們家族是幾乎生不出女孩的。
生不出女孩的家庭,也就是生不出巫女的家庭,似乎總是被別人嘲笑。

因此,媽媽出生時整個家族皆大歡喜。
「當時連三天都舉辦派對呢」,爺爺總是非常誇張地談著這件事。
不過,媽媽對自己受到這樣的禮遇一點也不開心…
因為大家只是把媽媽看作是一名「女性」。
在那之後,媽媽照著眾人的期盼被選為巫女,並會失去原本的名字。不過媽媽的名字對大家來說一點也不重要,根本沒人在意這件事。
對古都人來說,成為巫女並好好地完成工作,就能帶給眾人喜悅。媽媽對此相當滿足。
但,巫女的工作並不如大家口中所說的那麼好。
看著痛苦死去的咎器,真的很心痛。
我們所做的事根本稱不上是救贖…不如說是加深罪孽吧?
帶著這樣的想法、感到無法再忍受罪惡感的夥伴也大有人在。
可是,若不能完成巫女的任務,那我活著的意義又是什麼呢?
於是,就算很痛苦,媽媽也只能選擇繼續破壞咎器。

就在這個時候,你出生了。
因為是現在才能對你說,媽媽啊,第一次抱著你的時候,什麼特別的感覺都沒有。很過分吧?
古都的女人,會被決定在幾歲時成為母親。就因為這樣的理由,我成為了你的母親。因此,我就想著只要好好扮演我理想中的母親的角色就好。
不過呢…你跟其他人不一樣。你是打從心底需要著這麼過份的我。
孩子需要母親也許是理所當然的,但當我意識到你並不是把我看作是「女性」、也不是「巫女」,而是單純地地看著我本身時……我很高興。
所以你呢,是我的救世主。
我想是因為你的愛,拯救了我的心。
謝謝你誕生到這世上。謝謝你來到我身邊。
……這個耳飾,是感謝之證喔。
向著我耳邊光芒伸出手的,是天真無邪的你。
當你耍任性地吵著想要有跟我一樣的東西時、雖然我有些困擾並試著敷衍你,但其實是非常高興的唷。

所以呢,
再讓我看一次那宛如太陽般的笑容吧。
再一次單純地牽起我的手。
在眼前躺著的你是不是還有氣息呢?每天晚上我都擔心地睡不著覺。
你現在在哪裡、又做著什麼事呢?我唱著搖籃曲唱得好累。
即使如此,彼此連結的耳環一定能將我指引到你的身邊。
我是這麼相信著。
請在找到這個耳環後,回應我的聲音吧。

我叫……阿黛拉。是你的媽媽唷。

巫女ノ翼篇

「巫女之翼」
燕巫女適應者起初會被稱作「ニョジュ」,並以相同的姿態前往箱庭回收靈魂。
其中擁有強烈相性者、或是有強烈目的者會依據她們的心境變異成不同的模樣。

性能得到飛躍性的提升、獲得各種不同的特性能力,為了成為跟住在箱庭的咎人更接近的存在,感情因此暴走而墮落成罪惡的少女也大有人在。

不知道為什麼這兩張有色差,雖然內容沒變

【迷途之鳥】
我呆若木雞。
在這空無一物的地方,沒有擁抱著我哭泣的幻影。
而是我擁著。
就算是在虛無中,愛也不曾變過。
啊啊,我的救世主啊。
能夠拯救世界的我,其實誰也救不了嗎?

-崩壞之日-
那孩子今天也應是要對我笑著的。
用那純潔無瑕的雙眸,要求我唱我總是唱不好的搖籃曲。
但現在呢。
躺在眼前的是空洞的神情。
喪失溫度的臉頰……
被奪走了、被搶走了
啊啊,為什麼,我的救世主。
身為罪人的我,果然跟這份空虛感很相符嗎?

-焦躁的日子-
那天之後,我僅為了取回女兒靈魂而燃燒生命。
累積的咎器殘骸數以百計。
任何擋在面前的阻礙通通剷除。
越是燃燒,我的靈魂就越定著在擬似咎器中。
就算這身衣裝成了我的模樣也無所謂。
只要能夠再一次用這雙手抱抱那孩子。
性命燃燒殆盡之前,再一次……

-命運之日-
啊啊,終於找到了。
我可愛的女兒,我的救世主……
我絕不會認錯那個耳環,我愛的證明。
但為何,為何要抱著那個東西的手呢?
你知道和你在一起的「那個」是什麼嗎?
你所抱著的那雙手,可是毀滅兩個世界的災厄喔?
而且……為什麼你看起來那麼幸福呢?
我必定會將你奪回來。
或許我這雙沾滿污穢的手,不太適合擁抱你。
或許剝奪這份幸福的我,會被你憎恨也說不定。
來吧,將變得虛無的你埋葬吧。
來吧,把變得空虛的我埋葬吧。
世界會變成怎樣,都無所謂。
啊啊,我的救世主。
我會成為只屬於你的救世主。

補充說明:

故事中死去的女兒應該是變成被轉變成了智人
包含在智人的故事裏頭有提到他有殘留的記憶
宣傳動畫裡頭也有出現耳環那對”絕對不會認錯的耳環”
而且官方的歌曲也有

不過現在也無法確定是不是智人篇章裡頭的那隻
智人篇裏頭感覺甦醒就被追殺而不是像動畫裡頭坐在咎樹旁看著布敦傻笑
但他卻有關於搖籃曲的記憶
可能要再等官方出更多的資料才能確定

-Log_0038.mry
被裁人們追逐、無法好好休息的日子依然持續著。總之,今天想找個能夠安心睡覺的地方…
但是,裁人明明是守護箱庭的存在,為什麼要追殺我呢?
不僅如此,裁人們為什麼要無差別地將箱庭的生物殺害、毫無意義地燒毀樹木呢?
就像是,要把箱庭破壞殆盡似地。
……在我睡著的時候,裁人們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我還在的時候,明明不是這樣的。
……要快點和那傢伙見面。
-Log_0204.mry
是誰在撫摸我的頭 是誰擁抱著我 是誰唱著溫柔的歌
那個人,是誰呢?不認識的人,但是,感覺是非常地溫柔、相當溫暖的人……
--今天也夢到那個夢了。從我有記憶之後偶爾會夢到這個夢。在不知道的街道、跟不知道的人在一起的夢,不知為何有股懷念的感覺。但,連沉浸在夢的餘韻的時間都沒有,裁人出現了。
我緊急創造了壕溝,但已為時已晚。裁人的眼已經捕捉到我了。身體反射性地,跑進了森林的深處。
枯枝與草叢絆住了我、跌倒了無數次,我依然拚死地逃跑著。
我知道,裁人在我身後緊追著。裁人打算把我破壞掉,他舉起了劍,於是--
我跌落了山崖。

智人墜落山谷找到最強上古兵器並展開冒險就成了開發中的遊戲「IZON.」

疑似プトゥン篇

「擬似布敦」
使用世界分離前的技術做出仿造箱庭的咎器的器具。
這個模擬咎器能夠將靈魂一時轉移、並作為人偶的動力源使其能在箱庭活動。
靈魂在模擬咎器的適應率與作為燕巫女的能力有直接關係。
雖然他們依然想回到原本的身軀,但靈魂會慢慢地留在器具中,直到完全固定在擬似咎器中。

但大多數的巫女都不知道這個事實。

【巫女大人與布敦】
在某個地方,有座名為布敦的生物一起生活的村里。
在那裡,有許多布敦們愜意地生活著。
但,巫女大人的工作是破壞布敦們,有許多布敦在逃跑中被破壞了。於是,裁人為了保護布敦們挺身而戰。
巫女大人拼上全力與裁人戰鬥。但最終,還是被刺穿胸膛而死。

於是,到底是為什麼呢?原以為已經死了的巫女大人,不斷打轉,最後,撲通一聲,落入水中。
巫女大人落入了相當深的水中,為了不溺死死命地揮動手腳。
但,無論有多高似乎都不夠。
無法隨心所欲控制身體的巫女大人相當困擾,此時有個人向巫女大人伸出了手,將她從水中拉了出來。
脫離深水的巫女大人安心下來,看向幫助她的人時嚇了一跳。
幫助巫女大人的,是一隻布敦。
那個布敦用很快的速度跑離這裡,向巫女大人伸出手。
看來,是將巫女大人誤認為自己的夥伴了吧。
感到不可思議的巫女大人不經意地望向水邊,映出了和布敦非常相似的姿態。

這是……我!?

映在水面上的,毫無疑問是巫女大人本身。
看來,被裁人貫穿胸膛時,裝有巫女大人的靈魂的器皿就這樣掉了出來。
所以,巫女大人並沒有死。
在煩惱是否要回到巫女大人的夥伴們的身邊時,身旁的地面突然磅噹一聲,發出巨大聲響。
因為和器皿的布敦姿態非常相像的緣故,夥伴們誤將巫女大人當作布敦而對她發動攻擊。
剛剛的布敦拉起因太過震驚而無法動彈的巫女大人,逃離了現場。
巫女大人明知現在應該要立刻回到夥伴身邊繼續戰鬥。
但,卻無法放開這只手。
巫女大人感受到自己心如鼓鐳。

達到安全的地帶後巫女大人與布敦開始一起生活了。
巫女大人一直擔心著夥伴會不會又突然出現,而布敦則毫不在乎。說來,布敦們的守護者不論是佩敦(ペトゥン)還是裁人,都將巫女大人誤認成布敦,給予溫柔的對待。
不習慣的身軀與不熟悉的場所,都讓巫女大人吃盡了苦頭,但布敦總是幫助著巫女大人。兩人的生活十分開心。
不過,巫女大人的內心的一角有個黑色地帶不斷蔓延著。
已經回不了古都了吧。沒辦法變回原本的身體了吧。對於拋下使命的我,大家是怎麼想的…..
某天,終於忍受不了壓力,巫女大人在布敦面前嚎啕大哭了起來。布敦雖然並不清楚為什麼巫女大人會哭,但還是靜靜地陪在巫女大人身旁,直到她停止哭泣為止。
巫女大人十分開心,心裡也暖了起來。
即使心中的黑暗還存在著,不過想和能讓我有這種心情的布敦在一起--
巫女大人與布敦,兩人靜靜地依靠在一起……此時,突然全黑的裁人出現了。
全黑的裁人用他尖銳的長尾巴向巫女發動攻擊。
「是追著我來的吧!」
接著,布敦牽起了巫女大人的手跑了起來。
「一起逃吧!」巫女大人這次緊緊地握著布敦的手。
兩人以兩人能夠幸福地生活下去的場所為目標,向前邁出步伐。

補充說明:

宣傳動畫裡的佩敦(ペトゥン)

“全黑的裁人”與”尖銳的長尾巴”這兩個特徵應該都是指變成王之劍的”復仇者”黑裁人

レタ器篇

「壞掉的容器」
理應來說咎器並不存在感情,但依然有些還保有強烈自我的存在,稱作「上色者」(色憑き)。
他們雖然大多對古都所嚮往的和平生活感到疑惑,卻依然照著這樣的模式生活著。
但他們心中都對自己的模樣感到絕望,有自殘者也有渴求燕巫女救贖的人存在。

然而在過濾途中被破壞的靈魂之人格會完全消逝、並作為能量的一部分返還至古都、作為全新的靈魂重新回到古都人準備的器具。
因此,完全保有人格並返回古都是不可能的。

【盲信者】
從生命大樹上,又有一個擁抱罪惡的靈魂呱呱墜地了。
這就是咎器之里的日常。
不過,今天跟平常有些許不同。
(上色者啊……)咎器守護者手中緩緩動起的新咎器,跟大多數的咎器有著不同的體色。那是被移到那個咎器上,卻還保有原有人格、被送至世上的意思。
就跟至今只是遠遠地望著他們的她一樣--
被送來的新靈魂,似乎在彼端是平凡家庭中出生的平凡男子。
被迎接至村里的他,看來十分地困惑。
也不是毫無道理,她想。
這個地方,跟彼端所描述的一切完全不同。這裡是自由的、安穩的、美不勝收的……比起歌頌理想鄉的彼端,這裡就像是理想中的世界。
若知曉世界的真實,他也會自發地親近這個世界吧。
畢竟,彼端在對待「男性」上,是非常過份的,不如說來到這裡才是幸運的。
但,和她的猜想相反,男子並沒有與跟其他咎器互動。是因為信仰很深嗎?
看著這樣的男子,有著黑色體色的咎器對男子伸出了手。
男子露出困惑的表情看向黑色咎器…的另一端。
「……這還真是有毅力啊。」
即使被無視數次,不斷重道覆轍對男子釋出善意的黑色咎器,看著這一切的她忍不住笑出聲來。

過了一段時日,男子漸漸對其他咎器敞開了心胸。那個因為黑色咎器的持之以恆、才讓他卸下心防的吧。今天黑色咎器提議,與其他幾個咎器一起到村里外的遺跡探險去了。她對探險沒多大興致,但在黑色咎器的強求下,才沒辦法地行動起來。此時他們頭上,有道影子劃過。

-那是在天空飛舞、一只飛鳥的影子-

「快躲起來!」
她尖叫著,咎器們各自鳥獸散地跑離現場。
她與黑色容器,躲到附近的樹後隱蔽氣息。
但那名男子,認出了飛鳥的姿態,露出了恍惚的表情敞開雙臂。

「救贖、來了……」

降落在嘟囔著什麼的男子面前的,是有著美麗雙翼的人型姿態。
那是彼端被稱作「救贖者」的人。但實際上--
「你在幹什麼,快跑啊!那才不是救贖者!」
如果當時能夠這樣大喊就好了。
但,現實是殘酷的。
--相信救贖的男子的身軀,被「救濟者」殘酷地四分五裂。
「救贖者」離去後,她們跑到變成殘骸的男子身邊。
那個殘骸的臉上,深深地刻上他最後的感情。

「為…什麼?」

站在一旁的黑色咎器,悲傷地盯著男子地殘骸。
「……回去吧。」「……嗯。」
她伸出小小的手,黑色咎器使勁地握著。
於是,白色與黑色姐弟一起離開了現場。

補充說明:
原本以為故事會是在罪小箱
發現一切的奉獻都是騙局的不要不要布墩
就直接被抓去獻祭了

結果是之前出現在壓克力吊飾的”無知”
就這麼乖乖的的被做成了壞掉的容器

第二節總結

目前來看這次的故事
「燕巫女阿黛拉」跟「巫女之翼」
時間軸來說是最早發生的事情
因為這件事情古都進攻箱庭
而原本應該防禦紡箱的裁人第13號機”王之劍”
因為愛上了布墩而逃跑導致燕巫女入侵
(第一節裁人異界之鳥的故事)
布墩被殺導致裁人暴走成為了”復仇者”黑裁人

最後被黑裁人擊敗失去核心的燕巫女
變成了原形「擬似布墩」而漸漸適應了箱庭的生活
第二節還有一隻伊瓦蕾還沒拿到
到時候再補充

紡ギ箱~第2節~幻壞

延伸閱讀:轉蛋-SO-TA 紡ギ箱~第2節~幻壞 模型開箱與故事翻譯

故事

(前面半部跟第二節都一樣)
不僅是咎器,箱庭(ハコニワ)宛如要吞噬所有住在古都的人們的靈魂。
因此,古都的人口急速地減少。
瀕臨滅絕的古都所留下的最後手段。
那便是前往箱庭將被奪走的靈魂強行回收。
不僅是咎器,箱庭(ハコニワ)宛如要吞噬所有住在古都的人們的靈魂。
因此,古都的人口急速地減少。
瀕臨滅絕的古都所留下的最後手段。
那便是前往箱庭將被奪走的靈魂強行回收。

古都人的靈魂,通常在入侵箱庭後會被強制轉移到咎樹去。
為了避免這種狀況,他們將靈魂轉移至人偶上,並將對箱庭有抵抗力的人稱作「燕巫女」。

成為燕巫女的條件現在還有很多不明白之處,
但唯一的共同點是他們都是少女。

對古都來說,他們相信燕巫女是靈魂的救贖,因此大部分的巫女都有為他人著想、正義感強烈的傾向。

但是,為了要將被奪走的靈魂回收,必須要破壞靈魂過濾裝置「咎器」--

「イヴァレ」(伊瓦雷)
出身於燕巫女輩出的家庭、擁有相當高的適應力。
但臉上的胎記讓她受到家族與周遭人們的嫌惡,自己也厭惡起這個胎記。
在作為燕巫女時,人偶的身軀並沒有胎記,並熱衷於當阿黛拉的得力助手,在箱庭的殺戮中找到自己的歸屬。
劍技了得,巧妙地操縱六把刀劍,不顧是否會受傷,將妨礙阿黛拉之人一一擊倒。

【某位巫女的祈禱】
神啊,請傾聽我的煩惱。
為了這個世界,為了那位大人,請您展現您的慈悲。
我誕生於貢獻許多燕巫女的高貴家庭。
這個家庭的女性從出生以來便日日受到極大的名譽與祝福。
但,我的臉上從出生之時便帶著巨大的胎記。
胎記什麼的,對完美的古都人來說是不可容許的存在。不論是家人、或是其他外人,都對我感到恐懼、訕笑、敬而遠之。
我的母親,印象中在我還小時對我相當溫柔,在得知我擁有巫女之力後,態度立刻轉為冷漠。
我呢,打從心底恨著這胎記。
每天,為了不讓胎記被其他人看見、被我自己看見,拼命地遮遮掩掩。不過,如此辛苦的日子在我被選為巫女的那天起宣告終結。若是巫女的身軀,無論是誰都尊敬著我。
不論是誰,都將伸出手,祈求我的拯救。
我沈浸在完成使命的喜悅之中。
若使用過多的巫女之力,最終將無法恢復原本的身軀,讓其他巫女相當害怕。但我卻覺得相當美妙。
有著醜陋胎記的身體,我一點留戀也沒有。
誰都不愛的身軀,沒有留在世上的必要。

殊不知,就連自己都無法接受的身體,那位卻大方地接受了。
那位大人--阿黛拉大人,看到我醜陋的胎記並沒有嘲笑,甚至還對我說「那胎記不去在意也沒關係」。
這句話,讓人如此雀躍……!
不知何時起,我便為了阿黛拉大人而揮劍。
遵從阿黛拉大人的命令,將令阿黛拉大人心煩之物通通剷除。
這就是我的快樂。
我收到阿黛拉大人的重用,被允許待在她身旁侍奉她。
我為了成為阿黛拉大人的得力助手而努力著。
但,無論我如何想要更加靠近阿黛拉大人,殘酷的真實越是無情地向我襲來。
那是,不論我多麼希望,阿黛拉大人也不曾對我說的話……
我對阿黛拉大人來說,沒有也沒關係。
大家都害怕的這個胎記,對阿黛拉大人來說沒有也沒關係。
阿黛拉大人的心之所向,這世上只有一個人--
只有阿黛拉大人的女兒。

啊啊,神啊。
為何阿黛拉大人不看我一眼呢。
如此思念著阿黛拉大人、並為她奉獻一切的我……
無法去到難以以語言溝通的女兒身旁,而我明明就在身旁並能與她對話。比起宛如木偶般躺著的女兒,我應該更能給予阿黛拉大人慰藉。比起阿黛拉大人的女兒,我應該更加地適合接受阿黛拉大人的愛、阿黛拉大人的心……
應該是這樣的……
神啊,我請求您。請實現我的願望。
請讓我早在阿黛拉大人之前,找出被送往箱庭的女兒的靈魂。

我,會用這雙手……

補充說明:

伊瓦雷根本病驕⋯
這樣之前疑惑就得到解答
第一節的智人應該就是女兒
追殺智人的就是伊瓦雷
要趕在阿黛拉找到女兒之前殺掉他

ツミコバコイゾン 罪ノ庭に実ル命(小實命異存)

因為作者目前還不希望大家直接公開解讀成日文的版本
所以故事都是把古都語翻成日文閱讀完後解讀成中文,或許有些差異敬請見諒

第一篇

神創造世界「紡箱」,並造出了人類。
神愛著人們,人們也愛著神,一起共同生活著。
但,不知何時起人們開始憎恨神的支配。

第二篇

人們計畫著對神的反抗,誕生出了『虛人』。
無法駕馭弒神之力的人們,
很快地世界便被死亡之炎給覆蓋。
神不讓虛人理解、破壞一切
為了防止世界崩壞
神將世界分為「箱庭」跟「古都」

補充說明:

原文是寫『Kyojin』沒有漢字,但音剛好對應作品中登場的虛人
而且對應ツミコバコ第一部的圖還有官方遊戲的設定來看都能確定是虛人無誤

第三篇

神害怕、憎恨人們激烈的負面情感
人被加工成神所期望的「都人」
將負面情感捨棄在箱庭裡
但,大戰的傷未能痊癒
神最終逝去

第四篇

從神的身軀誕生出兩個全新的意志
繼承了創造之力、愛著人們的「繼人」
繼承了破壞之力,恨著一切事物的「■■■■」
繼人粗魯地將■■■■壓制
將垃圾場般的箱庭重製成異形們的世界

補充說明:

雖然被除名的人可以隱約看到是か或是こ開頭的名字
但目前作品內沒有找到有重要角色是這兩個開頭的
可能是為了之後登場的角色做鋪墊

第五篇

繼人創造出靈魂循環系統
使兩個世界得到了安寧
但,繼人也接近了極限
繼人製作能夠從古都傳送適合的靈魂的容器
那個容器就稱作「智人」

延伸閱讀

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